• <optgroup id="mjqux"><sub id="mjqux"></sub></optgroup>
    <meter id="mjqux"><noframes id="mjqux"><noscript id="mjqux"></noscript></noframes></meter>
      1. <address id="mjqux"></address>

        <small id="mjqux"><noframes id="mjqux"></noframes></small>
      2. 中國特種養殖網-土元養殖網

        土元:養殖新聞 養殖技術 創業故事 養殖視頻 養殖圖片 養殖大賽 土元聯盟 | 蚯蚓:養殖新聞 養殖技術 創業 視頻 圖片 | 論壇

         鴕鳥 鹿  野豬 竹鼠 鴿 鵪鶉 孔雀 龜鱉 昆蟲 烏雞 狐貍 蝸牛 蝎子 山雞 蜜蜂 香豬 藏獒 特禽 蛙類 蠅蛆 黃粉蟲

        松鼠 蠶 蝴蝶 畫眉 蟾蜍 大雁 鷓鵠 黃鱔 艾草| 視頻 | 圖片 | 致富經 | 行業資訊 | 供求信息 | 招聘求職 | 創業投資
        宿遷野豬銷售無門 養殖場內天天人豬大戰

          

        豬圈里探出頭來的小野豬。李勝華攝

         
          東方網12月12日消息:幾天前,宿遷市泗洪縣青陽鎮面西村村民臧慶獻焦急地給本報熱線96096來電,稱自己和朋友養了近500頭野豬,正值出欄銷售的時候,卻一頭也賣不出去。巨大的投入后回報遙遙無期不說,更讓他擔心的是已經成年的野豬性子越來越烈,圈棚里每天都會上演野豬廝殺和跳出圈門亂竄的場景。臧先生說有兩頭特別暴躁的野豬因為每天都跳出欄,已被他宰殺賤賣了,這也是他今年唯一賣出去的兩頭。省農科院專家表示,野豬成年后野性很足,攻擊性強,如果不盡快賣出,或對居民帶來安全隱患。 本報記者陳婧李勝華

          電視上發現創業路

          下崗工人投資8萬養起野豬

          12月7日一大早,記者來到泗洪縣,趕往位于青陽鎮臧廟村臧先生的特種養殖場。養殖場規模雖不大,但是里面卻養了鴕鳥、火雞、野豬等動物,猶如一個小型的動物園。記者在他家的圈棚里看到總共140頭野豬,全身長著以往圖片上才能看到的有尖刺的毛,臉也是兇巴巴。他家野豬圈舍占地近7畝。見有人進來,以為是喂食,小豬們都一個個爭相把頭擠到了圈舍門口嗷嗷叫。不一會兒,整個圈舍便亂作一團。見狀,臧師傅心酸地對記者說,不是不想喂,實在是迫不得已,由于沒什么銷路,他們家養的野豬,到現在一頭沒賣出去,已經欠下了不少外債。

          野豬是雜食性動物。為了保證家養野豬的天性,臧先生每天喂養野豬的飼料主要是山芋秧子、白菜幫子、麥麩,在秋冬季節沒有菜葉雜草的時候,就添加些稻皮、酒糟或者豆皮等雜食。“不能像家豬一樣給它飯店的油水吃,怕它長肥肉。剛出生兩三個月的豬仔正是長膘的時候,但每天也只能喂一些廢菜葉,現在還好有菜葉給它們吃,等再過段時間連菜葉都沒了,那才叫愁呢!”臧先生頗為無奈。

          2006年一次偶然的機會,臧先生從電視上看到南京一位養殖戶飼養野豬,銷路非常好,剛下崗的老臧于是決定將養野豬作為自己的自主創業項目,他成為鎮子上第一個養野豬的人。他從山東引種,花8萬元購買了5頭野豬。“母豬一年可以產仔兩次,每次可以產10頭左右的豬仔”,很快,老臧家的野豬第二年就有了40頭,2008年以后都保持在100多頭。

          連續5年銷路不佳

          只在本地找市場,30元一斤賣不掉

          盡管野豬的數量在不斷增加,但老臧一家很無奈地發現每年的銷路極其有限。上百頭豬,原本應該達到幾十萬元的銷售額,竟然主要靠“友情派送”,一個是四村八鄉的鄉鄰,還有一個是親戚開的飯店。“逢年過節的時候,就在村子里挨家挨戶問要不要些野豬肉,一家也就三四斤吧!”對于有近萬斤要出售的老臧,這種銷售方式只是杯水車薪,但他說幸虧有親戚朋友的幫忙,有的時候還以百十里外的一個親戚家為據點,再到親戚的村莊“派送”。

          此外,他說有個親戚開飯店,每年也能吸收二三十頭,“合起來,每年也就能賣掉40頭,但這也都是面子錢。”現在老臧更犯愁了,開飯店的親戚上半年關門了;因為銷路打不開,從2008年到現在他只好盡量控制野豬交配產仔。“要是讓母豬隨便產仔,今年就能產500頭,明年可到1000只。”

          老臧也試著聯系過普通家豬的批發商,但對方給出的價格卻讓他嚇了一跳,“一般豬仔的價格是8元,野豬仔他才愿意給5元”,對方的理由是,野豬的飼養周期太長了,家豬5個月就能出欄,野豬卻要1年。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,平均每天花在一頭豬身上的成本有,菜葉、稻殼、酒糟5毛錢、麥麩1.6元、人工費幾毛錢,加一起就3.5元了,一年的費用就是1280元,這還沒有算老臧夫婦的時間成本和水電費。而一頭100斤的野豬,能賣的肉也就55斤左右,25塊錢一斤才1375元。他說由于成本和價格都很高,他一般賣30塊錢一斤的野豬肉,在農村消費需求確實不大。

          野豬賣不掉,養圈里更麻煩!

          7成都是青壯年豬,廝打從不消停

          大豬咬死小豬,水泥地也能啃出坑

          老臧的140頭野豬中有100多頭都是青壯年,待賣的,遲遲賣不掉著實給他帶來了很多麻煩。現在養殖場一共有5個倉棚,每個倉棚設兩排共10個豬圈。記者離豬圈還有十來米,就聽到里面各種激烈的廝咬聲,“跟家豬完全不同,它們從來沒有安靜睡覺的時候,餓了它們叫,吃過了它們就打架”。

          盡管是在黑夜,手電筒微弱的光射過去,記者還是看到很多豬圈的水泥地面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坑,小的有拳頭那么大,大一點能放個鉛球。“這都是野豬啃出來的,它們一時都不消停”,堅硬的水泥地竟然被它們銅牙鐵鼻啃得像地雷炸的。

          老臧根據公豬、母豬以及出生大小的不同,把140頭豬分別關在不同的圈里。目前140頭豬中有100多頭都是7、8個月以上的,屬于青壯年了。為了防止野豬之間的廝咬,他把兩三個月的關在一起,5個月的放在一起,成年的再分開。“月份差一兩個月的才能關在一個圈里,要不小的會被大的咬死,”他說最近一個月就有幾頭小豬被跳出圈的大豬咬死了。但因為老臧一直在為找不到銷路的事苦惱,對于被咬死、生病死的野豬,他也沒辦法像以前那么細致呵護了。

          野豬性子烈,1.3米的圍墻輕松“跨欄”

          每天上演人豬大戰,出欄亂竄成隱患

          記者發現野豬圈的圍墻比一般養家豬的圍墻高出一倍,至少也有1.3米,有的地方還特意做了加高。“小豬還好,7、8個月的性子還是蠻厲害的,每天都會跳出來,還并不是從門跳的,從圍墻一下就跳出來了,一點都不費勁!”老臧比劃著跟記者解釋,豬圈的攔門只有1米左右,因為豬太容易“跨欄”,他們已經給很多攔門加高了一截,并且在圍墻的四角橫上一條蓋房子用的鋼筋柱子。

          老臧的妻子說,幾乎每天毫無例外,不注意豬就跳出來了,好在他們家有兩米多高的院子,野豬即使跳出圈,也出不了院子。不過野豬往往是半夜出來活動,他們家夜里就要全體出動,包括80歲的老爺爺,每人拿一個粗棍子,從四個方向把豬趕回去。她指著屋里的瓶瓶罐罐,幾乎無一完物,都被隨時闖進來的豬破壞得亂七八糟。

          提起豬“跨欄”,老臧有一件傷心事,老是賣不掉的豬給他闖了太多的禍。前不久他發現有兩頭母豬特別野,每夜出逃的都有它們,最初,老臧只是在它們的四蹄上拴上兩條鐵絲繩,這樣既不影響豬正常走動,又能防止它們跳欄。誰知第二天發現它們又跳出來了,蹄子上的鐵絲也被咬斷了不知去向。更可恨的是,它們跳出來以后,還把所有倉棚的豬圈攔門都給頂開了,一下跑出來不少野豬。一怒之下,老臧心疼地把它們殺掉了,賣了3000多塊錢。

          加高圍墻仍有“漏網之魚”

          怕咬傷人,逃出去一只就通知村民防范

          參觀完圈舍,臧師傅帶著記者來到旁邊的休息室,跟記者閑聊起來。臧師傅告訴記者,由于野豬具有一定的野性及危險性,所以他們家養殖場的圍墻也加高了許多,但是即便如此,也有“漏網之魚”。就在前不久,他們家的一頭種豬,將圍墻窗戶上堆砌的磚頭撞倒之后,從窗戶的缺口處逃了出來,順著田地,游過兩條寬約30多米的河流,一直逃到了十幾里外的峰湖鄉,最后被當地的村民逮到后給宰殺了。“當時把我給急的,這可不是家豬,萬一咬傷人可不得了,我們不僅在村里的喇叭里通知各家各戶防范,還組織了七八號人在附近的鄉村輪番搜尋,最后在相鄰的峰湖鄉發現了它的蹤跡,只不過當我們趕到時它已被當地村民宰殺了,還好沒有咬傷人,要不然麻煩可就大了!”

          畜牧專家

          壯年野豬攻擊性強一直養著也不會再長太大

          記者在老臧所在臧廟村隨便走訪了幾戶人家。他們對野豬并不陌生,但對家養的野豬還是心存幾分芥蒂,“畢竟是野豬,還是會傷人的”,一位同是臧姓的師傅說。

          江蘇農科院畜牧所副所長任守文告訴記者,目前國內人工飼養的野豬基本都是與家豬雜交以后的品種,不過他說,“真正的野豬肉并不好吃,雜交后不是降低了它的天然性,而是提高了肉的品質、口感。”最重要的是,雜交后,野豬的野性降低了,好管理一些,不過即便家養,它們還會傷人,攻擊性還是很強的。尤其是七八個月大的野豬,“這時候也是它們的性成熟期,會非常暴躁。”任所長介紹,像老臧使用菜葉、麥麩等喂養是比較傳統的農家土法,生長期會很慢。如果帶一點飼料,8個月就可以出欄銷售了,“再養的話,也養不太大,經濟上不劃算”,一直賣不掉,它的野性也會一直持續,產生一定的安全隱患。

          多說1句

          只知養不知賣

          養家豬也會犯難

          野豬本就難養,可辛辛苦苦養了這么多,不僅不賺錢還惹一身焦躁,外行人也覺可惜。我們在問這么好的野豬肉為什么沒有銷路的同時,還有疑問就是,當初養豬,老臧是否有過慎重的考慮或是簡單的調研,難道真的就是看了電視就一時心血來潮?

          另外在養野豬的這些年里,老臧找銷路的努力似乎沒有任何成效,看來對老臧而言,賣豬比養豬困難多了。但是如果不知怎樣賣,即使是養家豬,結局恐怕也差不多吧。

          但是既然已經這樣了,一個普通的養殖戶確實能力有限,如果您對野豬肉有需求,大家能幫他一下就幫他一下吧。

        ( 野豬專題信息 )  中國江蘇網
        土元合作社
        中國特種養殖網 專注土元 蚯蚓等特種養殖產業 Copyright © 2010 AYQQ.com
        大香蕉大香蕉网免费